Perspective

PFAS与微塑料——下一个“有毒物质侵权”争议点?

January 15, 2021| By Tim Fletcher | P/C General Industry | Chinese | English

Region: North America

多年来,Gen Re一直坚持出版《污染保险保障裁定和地图》,向客户通报有关绝对污染除外责任、自有财产除外责任和其他相关主题,如保险保障触发、在途损失辩护,以及清理费用是否构成商业综合责任(CGL)保单下的可赔偿损失的最新动态。

在2020年更新该出版物的过程中,我们清晰地发现,变化的速度仍然相对缓慢,判例法保持相对稳定。各个州对绝对污染除外责任(APE)的解释仍然各不相同,很少有新的先例判决。

虽然有关某些常见毒素——如含铅涂料、多氯联苯和环境溶剂——的判例法已基本成熟,但另外两种污染物却会对整个社会, 特别是保险业造成长期影响,即PFAS和塑料。两者都有可能对人类健康造成重大风险,并由于人身伤害和环境补救对保险业造成经济后果。

PFAS——“永久”化学品

此类物质最初于20世纪40年代获得开发,正式名称为全氟和多氟烷基物质(PFAS),总共约包含4,000个种类。PFAS最初用于特氟龙、消防泡沫和塑料食品包装等产品,具有防水、抗污、灭火、防止食物粘在炊具上等功能。专家表示,PFAS已在环境中无处不在。95%的人体血液中都含有PFAS,并被怀疑会对肝脏、甲状腺和免疫系统产生不利影响,同时还被认为会导致出生体重过低和致癌。

PFAS被称为“永久化学品”,因为这些不容易分解,在全美各地的许多水供应设施中都已发现其踪迹。各州和联邦监管机构正在努力制定可接受PFAS浓度水平标准,而且科学界也在继续量化PFAS与健康之间的联系。

Image 1

虽然这些努力还在继续,但在几年前,已经有涉及此类物质的诉讼。迄今为止的活动包括针对PFAS化学品生产商的集体诉讼,以及最近针对靴子制造商Wolverine因使用Scotchgard而造成水污染的集体诉讼。这导致了数百万美元的和解费用,但制造商对其保险公司要求经济补偿和辩护费用补偿的动作相对有限。

在这种令人不安的背景下,一些保险保障问题也随之而来。例如,那些认定APE仅适用于“传统”污染的法院,将如何对待PFAS?那些包含APE、但没有明确排除PFAS的政策又如何?而且科学界目前尚不确定,PFAS何时会造成身体伤害。

塑料污染——远不止“垃圾填埋”那么简单

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塑料的使用量呈爆炸式增长——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数据,自1964年以来,塑料的使用量翻了20多倍。这一增长趋势,再加上中国2018年决定不再接收多种塑料废品,以及当前疫情所带来的塑料消费量的增加,已导致塑料“渗透”到全球各个角落,对健康的危害越来越大。

Image 2

更加严重的是,虽然塑料会破碎,但它们永远不会完全分解。不仅如此,微塑料(小于5毫米)已经通过水源、海洋野生动物进入人类体内。据澳大利亚的一项研究估计,平均每人每周摄入的塑料量大约相当于一张信用卡(5克)。

Image 3

虽然证实塑料污染无处不在的研究越来越多,但对健康的影响还没有得到验证。一些证据表明,微塑料可以穿透用以防止异物渗入血液的大脑保护膜。其他研究则表明,微塑料可能会携带有害的化学物质,干扰荷尔蒙,降低男女生育能力。

与PFAS一样,关于微塑料影响的科学研究仍在继续。微塑料的摄入或接触与不良健康影响之间的联系越来越清晰,这将不可避免地引发针对塑料生产商和在其产品中使用塑料的公司的诉讼。之后,这些公司可能会求助于其保险公司进行辩护和赔偿。

初看之下,似乎APE不适用于此类诉讼。然而,一般的APE并没有将塑料定义为“污染”或“污染物”。此外,指控塑料制品造成身体伤害的诉讼,可能会引发保险人的抗辩责任,以及其他责任保险,从微塑料生产企业的产品责任保险到受污染海产品的产品召回保险,不一而足。

结论

PFAS和微塑料是至今无法预见的一系列风险事件中的最新例子。它们在敲响警钟的同时也提醒我们,词义和保单构建对我们行业至关重要。准确地解释哪些在承保范围之内,而哪些不在,将继续对承保人提出挑战,因为此前无法预见的风险会逐渐显现。

 

Stay Up to Date. Subscribe Today.

Contributors

Get to know our global experts

View Contributors